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
>
>
《千古一剑》第五章 棠溪剑寒光闪感天动地 一代大师高西坤仙逝
宝剑历史
传奇故事
历史名剑
名人与剑
古今剑术
剑与风水
五福文化

《千古一剑》第五章 棠溪剑寒光闪感天动地 一代大师高西坤仙逝

    工棚里,从春到夏,从秋到冬,高庆民眼红了,鼻子上烧起一层水包,他依旧在锻台边,用各种含碳钢料锻打实验。父亲几箱子冶金书籍是指导老师。西平县文管所,馆藏出土的龙泉剑残部,别人看不出啥奥妙,高庆民透过锈蚀却看到了铮铮寒光。从山里带回的古代冶铁炉渣,化验、分析、研究古代冶铁奥秘……

    陈老夫子在《棠溪剑魂》里对此有段精彩的记述,古代的,现实的还有父亲的德国技术,浑然天成精华。高庆民终于选中了那个含碳适量的钢材。理想的毛坯出现了,不炸纹,不断裂,饱容油润。高庆民望着工棚里几堆残品,抹一把满头汗水,下一个工序用棠溪水淬火……烧红的毛坯象火龙,铮亮炫目,炽热生津,在炉火中滋滋滚腾,又在空间瞬息万变。那每下铿锵的锤韵,每次吭哧的淬火。都牵动着高庆民根根神经,醉迷了,超凡脱俗,当炉膛里抽出的那根铁条锻过淬火之后,寒光闪烁成为一柄利剑时,15年磨一剑,高庆民成功了!

    夜,寂静的夜,阴云密布的夜。高庆民手握这把宝剑,疯一样地冲出工棚,飞快地奔跑着,跑回到家里扑到老父亲床头,父子二人,举着宝剑,又跪在院子里,抱头痛哭。瞬间,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风雨骤起……

    “民呀,苍天不负咱高家啊!”久病的父亲对儿子说。“伯,您老一生的追求,咱实现了,您老保重身体,咱回屋吧!”儿子拉起父亲。“民呀,你老父一生追求科技救国,科技强国,但生不逢时多遭磨难,只有指望你了,你今后还要支撑好这个家呀……”

    这一夜,老人高西坤,给儿子说了很多很多。

    隔日下午,云哥下班看到老人坐在西平县文化馆的石台上。“老叔,您咋坐在这,走,快回我家里坐。”

    “噢,我在等你哩!”老人说。

    云哥扶起老人,来到屋里。拿烟老人不抽,倒茶。“我爱喝浓茶!”老人头脑很清醒。喝着浓茶说:“我知道你对民好,咱宝剑上要镶上宝石……我没看错人,你心肠好,以后要多帮民和小爱……”老人嘱托道。“老叔你尽情放心,俺们之间比亲兄妹还亲呢!”云哥被老人信任的话语说得眼里盈满泪水,由衷地答道。

    正说着,儿媳王新爱找来了。云哥让吃了晚饭再走,王新爱说,回去得让老人吃药。云哥目送王新爱扶着老人走远了,忽然,老人又转过身说:“我说的你记着啦?”云哥连忙前走几步招着手说:“记着哩!”……

    末几,高西坤老人去世了。老人一生追求科学技术,早年学徒天津,在德国人开办的机械厂工作17年。50年代回西平创办铁工厂。为国家的民族工业振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在大跃进年代里,因放不出“钢铁卫星”被打成右倾反社会分子开除公职,送东关劳动改造。在动乱的年月里,有着高级技术职称的老人得了精神分裂症。平反昭雪后,虽有儿子、儿媳尽孝护理,但老人因病魔缠身,带着对发展宝剑事业和对儿女们的眷恋之情离开了人世,盖棺定论。吟诗以对高老先生的缅怀:

跑马岭上紫气悬,

炉火映天动寒川。

春秋战国多干戈,

欧冶干将几经年。

羞花闭月沉鱼去,

高氏青峰惊落雁。

伴君重游棠溪水,

柏子国里载新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