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
>
>
《千古一剑》第十章 山西汉千里寻觅梦境事 铸剑师淤泥河畔拜罗成
宝剑历史
传奇故事
历史名剑
名人与剑
古今剑术
剑与风水
五福文化

《千古一剑》第十章 山西汉千里寻觅梦境事 铸剑师淤泥河畔拜罗成

山西,黄土高坡的热土,自古以来孕育过多少仁人英雄。

张、王、李、赵、高、魏、蒋、冯、马遍地刘,百家姓氏,海内外炎黄子孙,先辈后生,云集寻根始祖山西洪洞大槐树。

一座高原风格的庭院里,花草芬芳。“你听我讲吗!”妻子章英拉着将要出门的方金宝。看着章英恍惚的神情,方金宝劝慰说:“你梦中之事我访过多少文化人,三年了,连地摊算命先生都领教了,钱也没少扔,无人能解梦,真愁人!”

“啥事犯愁啊?”房门响处,院对门在图书馆上班的王兴接上话茬。“王叔,不怕您笑话,您侄媳妇三年前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一白胡子老头,说几句什么河呀,塔呀,棠溪剑呀,闹得她整日恍惚,头晕脑胀,吃药打针也不见轻。”方金宝两手一摊说。“哈,我解侄媳妇的梦了!”王兴转身进屋,拿出一张《人民日报》海外版说:“你俩看,棠溪宝剑出自河南西平县。”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翻山、过河,坐火车,换汽车,方金宝风尘仆仆,来到西平棠溪宝剑厂,拜访高庆民。递烟,让茶。高庆民热情接待山西客人,并听他讲述妻子章英的梦中事。

章英自幼爱好武术运动,并有闻鸡起舞、晨练的习惯。三年前自看“侠女十三妹”电影后,朝思暮想有一把宝剑,方金宝跑了好几个地方买的舞台道具剑,尽管样式花里胡哨,但章英并不满意。一天夜里,章英朦朦胧胧遇见一白发老丈。对章英说:“你日思夜想一把剑,出自棠溪”,有诗为证:

红河绕城西

宝塔镇冬基。

金梁贯幞陀,

天下数第一。

“这不,自从看了《人民日报》海外版登的你铸棠溪宝剑的事后,就找到这里来了!”方金宝抹一下汗水,猛喝几口茶说。

高庆民虽感山西客人梦境有些虚幻,但对章英、方金宝夫妻钟情棠溪剑,千里寻求棠溪剑之举深受感动。高庆民说:“不你梦境四句诗,西平县志有记载,初句红河绕西城,西平县西边有一条洪河,绕城大半圈,以前碧波荡漾,鱼游鸭飞,如今上游邻邦县市排放污水,虽有电视曝光,但效果不佳,人民群众呼唤洪河何时能清源?”高庆民又解释第二句:“宝塔镇东基,指我县城东关宝严寺塔,俗称东关塔,始建于北宋年间,明嘉靖25年和清光绪28年曾两次修葺。塔型呈枋木结构楼阁式,六角七级,高28.8米,塔顶装饰以铁铸莲花承相轮,通体乳白色,外观古朴,雄浑壮观,塔内台阶斗折,拾级盘旋而上,可至塔顶,举目四望,全城风光尽收眼底!”高庆民激昂叙说,方金宝偏寻根究底。“金梁贯幞陀,天下数第一,这两句说西平有金梁桥,西平楚韩时,也就是春秋、战国棠溪宝剑天下第一。”高庆民又说:“史记有载,天下之剑韩为最,韩之剑戟,天下第一!”

正是:高庆民谈古论剑娓娓道来,山西方金宝津津有味如浴甘霖。

“今遇铸剑大师,三生有幸!”方金宝发自肺腑。

“千里求剑,今人感动!”高庆民兴奋由衷。

“就冲你夫妻寻求棠溪剑的动人故事,我保准铸出一把让你们满意的棠溪剑!”高庆民一拍桌子。

“千里寻剑,不虚此行,荣幸!”山西方金宝大喜。

高庆民站在淤泥河畔,放眼东去,水泥石桥,河水桥下奔流穿过。淤泥河南岸,唐罗成墓,芳草萋萋。“唐罗成之墓”碑石在寒风中肃立。

“啪啪!”连着鞭声飞荡。一放鸭老人头戴草帽,来到罗成墓前。脱帽,抱拳首拜,又拜,三拜。高庆民观放鸭老人如此行大礼肃然起敬:“老人家,拜罗将军啊!”“嗯,墓里主人是我罗氏祖先呢!”老人转身对高庆民说。“我也是拜罗将军哩。”高庆民道。

“年轻人,尊姓?”

“免尊姓高!”

“那你……”

“噢,我自小敬慕罗将军,在我老家流传有:老年学黄忠,青年象罗成,妇女赛过穆桂英……”高庆民对罗老汉说。“难得呀!年轻人,走,到我鸭棚里坐坐去!”说着,俩人来到大石桥旁河坡下高粱杆围栏的鸭棚里,罗老汉捧出热腾腾鸭蛋,盘腿席地而坐,与高庆民边吃边说起唐将罗成的往事来。

唐朝年间,奉秦王李世民命令,罗成征讨叛贼刘黑闼、苏定方。从荥阳到西平,罗成跨马提枪率兵追击。这日,刘黑闼、苏定方率部逃到县城,抢物霸女,引起西平众百姓愤怒,百姓纷纷拿刀使棍,将刘、苏叛军赶出县城,扎营于淤泥河北岸。罗成率部由县城西入城,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干扰百姓。众百姓闻听罗成征讨刘黑闼、苏定方,携壶提酒,杀猪宰羊慰问唐军。罗成很是感动,号令三军,为不扰民,退出县城,在城北十五里淤泥河南岸安营。

罗成刚要进账,忽有一老妇哭喊,要拜见罗将军。原来老妇女儿被刘黑闼抢走了。罗成闻此大怒,佩剑,跨马提枪,冲出营寨。

雾蒙蒙,凉风袭。两军对垒,隔河相望。刘黑闼深知罗成少年气盛,故意将抢来的民妇捆在马上,让士兵齐喊:“罗成小儿,敢过河救姑娘吗?”苏定方拍马舞刀,并将战刀架在民女脖子上。罗成怒从心头起,搭弓,嗖一声,箭穿苏定方咽喉,苏定方应声落马。此时罗成胯下战马嘶鸣,南岸战鼓嗵嗵,吓得刘黑闼慌忙退兵。罗成一时性急,挥枪打马过河,不知是连日征战,战马劳困,还是英雄该当如此,胯下战马四蹄陷进淤泥里腾跳不起。刘黑闼闻此,转身指挥部将放箭,可怜唐将罗成,马陷淤泥河,被乱箭穿身。战后,西平百姓将罗成遗体、银枪、佩剑和战马分别在淤泥河岸掩埋。罗成是为百姓战死的,每年清明,罗氏后人,还有西平十里八乡的百姓,都要为他上坟添土,鸣鞭化纸,以此缅怀英雄,且一代一代流传至今。

“唉,可惜罗成银枪,罗成剑相传在清末和民国年间被盗墓贼,盗跑了……”罗老汉摇头拍着退说。“老伯,你放心,我回去查史研究,一准研制出罗成银枪和罗成剑来!”高庆民安慰罗老汉道。“对啦,我说咋看你像在哪见过,在电视上!你看我这忘性,你是棠溪宝剑的传人吧?!”罗老汉双眼一亮。“多承罗老伯夸奖,我正是棠溪宝剑厂的高庆民!”高庆民连忙起身说。“哈呀,那罗家枪、罗成剑都全靠您打制啦!”罗老汉眼里盈着泪花。“我一定亲手研制罗家枪、罗成剑!”

夜雾起,高庆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罗老汉和他的鸭棚。

突然,夜雾里传来罗老汉苍老的期盼声:“我今年78岁啦!能等到看到罗家枪、罗成剑?!”“罗老伯,您保重,保重身体,到时候我带着罗家枪、罗成剑来看您!”高庆民转身招着手,离开了淤泥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