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
>
棠溪剑客 (小小说)
棠溪资讯
行业新闻
棠溪影像
名人褒奖

棠溪剑客 (小小说)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棠溪杯”有奖征文活动入围作品展示

 

    山上开满了棠棣花。

    山角下有条棠溪河,河里的花瓣逐流而去。

    河畔有条‘丅’ 字路,连着吴房、西陵、舞阳三个县。

    路口有一个小饭店,传说这个小饭店的前身是春秋战国时治铁铸剑工匠们的伙房。

    饭店的老板娘叫铁花,三十多岁,冰肤玉肌,芳容丽质。

    铁花原来和丈夫山根一起经营饭店,山根死了,她便成了寡妇。

    来往的顾客垂涎铁花的容颜,想占她的便宜,铁花伶牙利齿,打情骂俏,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但没有一个人能进入她的心中。                

    深夜,铁花抱着枕头落泪。

    一日,饭店门前徘徊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眉似卧蚕,睛如点漆,身高臂长,充盈着一身雄力气。

    铁花问,从哪儿来?那人指了指茨山。

    铁花听说新四军的游击队最近驻在了那儿。

    铁花又问,你是干啥的?

    那人用手指了指碗,指了指嘴,又笑笑揉揉肚子。

    原来是一个要饭的哑巴。

    铁花给他做了一海碗羊肉烩面。

    铁花去山涧挑水,哑巴抢过扁担,飞快地跑向小溪。

    铁花去劈柴,哑巴夺过斧头,码了一垛劈柴。

    铁花让哑巴住下了。

    铁花有了身孕,夜晚再也没有哭过。

    转眼间,朔风吹,满山玉树琼花。

    那天,铁花吩咐哑巴早早地上门打烊,抬头望去,风雪中走来一高一矮两个人来,铁花认得高个儿是维持会长苟气儿。

    苟气儿指着矮子说,这是太君龟田,讨杯酒吃暖和暖和。

    铁花烧了四个菜,烫了一壶棠河老酒, 端上桌。苟气儿让铁花陪着喝,哑巴站在了桌子旁。

    几杯酒下肚,苟气儿说,听说你珍藏了一口棠溪宝剑,拿出来让太君见识见识。

    铁花说,太君开玩笑了,小店杀鸡宰鱼,用的是菜刀,哪儿有什么宝剑?

    苟气儿说,龟田太君是个中国通,专门收集文物,你那口剑他早打听清楚了,是高家冶剑坊专为光武帝打造的。王莽撵刘秀时,你祖上救了刘秀,刘秀把佩带的宝剑赠给了他,传到了你的手里。

    铁花花容失色,额上的汗珠落了下来,结结巴巴地:太君玩笑开大了。

    龟田忽的从腰间抽出军刀,刀尖戳着铁花的胸脯:你的撒谎,不交出宝剑,死啦死啦的!

    哑巴大喝一声:不许撒野!一把抓着军刀的刀尖,鲜红的血从手上流出,嘀嗒嘀嗒地落在酒碗里。

    铁花张开嘴巴:哑巴,你会说话啊?

    哑巴甩开军刀,端起那碗酒,仰头咕噜噜地喝了下去,抹下嘴说,是有这口宝剑,铁花答应,但你要问这口宝剑答应不答应!

    龟田说,你要斗剑?

    哑巴说,是的,你要赢了,这把宝剑就归你。说罢,昂首向后院走去。

    铁花声嘶力竭地喊道,哑巴,你不能拿出来啊,他会杀死你的!

    须臾,哑巴捧出一口剑来。他小心翼翼地从剑鞘中缓缓拔出,只见一团光华绽放,清冽深邃。

    龟田跳出门外,躬身握刀,盯着哑巴,踏着碎步,兜着圈子。一阵山风吹来,枝头的乌鸦扑翅远遁。

    哑巴迎风挥出宝剑,一道寒光直取龟田的咽喉,龟田脚步一溜,后退七尺,脊背靠在一棵柿树上。哑巴长啸一声,冲天飞起,手中的宝剑化作了一道飞虹,刺向龟田的胸间。龟田手中的军刀已无法出手,树上的琼花飘飘落下,一股血雾从他的胸口喷出,然后重重地摔倒在柿树下的一条大青石旁。

    苟气儿嘚嘚瑟瑟地说,你大胆,杀——杀死了皇军!

    哑巴说,你这狗汉奸也留不得!话落剑起,苟气儿身首两处。

    铁花哭着说,哑巴,你惹下大祸了。

    哑巴头也不抬,用手指蘸着龟田和苟气儿的血,在青石板上写下:杀鬼子汉奸者,棠溪剑客也!写罢,拉起铁花,走吧,跟我一块上茨山。

    哑巴佩着那口剑,铁花背着个蓝色小包袱,跟在哑巴的后面。走到‘丅’ 字路口,铁花停了下来。

    铁花说,我知道你也是冲着这口宝剑来的,交给你我就放心了。我要回舞阳了,那儿有我的白发老娘。说罢,折转了身。

    哑巴看着她渐渐地在风雪中远去。

   铁花后来在北京军事博馆里又见到了那口剑,但再也没见到剑客哑巴。

铁花的孙子在那个小饭店的旧址上,建起了‘棠溪剑庄园’, 游客如织,生意兴隆。

    铁花白发如霜。她每天坐在庄园的观景台上,看满山的棠棣花开,看棠溪河中互相追逐的棠棣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