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
>
神剑劈鬼见滴血 (小说)
棠溪资讯
行业新闻
棠溪影像
名人褒奖

神剑劈鬼见滴血 (小说)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棠溪杯”有奖征文活动入围奖作品展示

 

高老头悄悄起床,抹黑备犁、牵牛套上,而后摸索着从槽头取下扎鞭,走出大门,朝黑幕里“啪嚓”甩了一鞭,算是告知老婆孩子,“我走了。”

他赶着两头拖犁的瘦牛,来到自家一块乱坟薄地。天阴沉沉的,像口大锅把他扣在墨海里……四周旷静,连夜歌的蟋蟀,也放下琴弦,唯有北边的棠溪峡飘来流水诡异地呜咽……

“今年墒不好,要深犁。”他自言自语道,身子前探,右手紧握犁把,下压……步犁吃土深了,牛却累得“呼哧、呼哧”地喘……来回犁了三匝,两头瘦牛在地中间却不愿走了。高老头挥鞭,老牛奋蹄前行……可走不几步,只听犁下“咔嚓”一声,震得高老头右手臂发麻。“坏了,碰到石头”。他急忙丢鞭看究竟,摸摸犁铧,发现犁尖断了,再一摸犁下,却摸到凸凹不平冰凉似铁的有柄的“扁棍子”。他拿着在犁把上敲敲,突然寒光一闪,从扁鞘中蹦出一把锃亮锃亮的宝剑。高老头又惊又喜。他嘀咕片刻,把剑插到墒垡上,但见剑光熠熠,如惊鸿划空……

高老头继续犁地,挥鞭喝牛道,“犁不深了,别再像娘娘走路了!”可是,俩牛走一段却 “哞哞”地惊叫,不走了。高老头新生恐疑,前去查看,突然一阵腥风刮来,脊背上感觉像趴着一个人,声音尖哑地说,“老头,我是娘娘,背背我!”高老头头发竖起来,浑身起鸡皮疙瘩。他不敢回头看,也不敢说话,抖抖肩膀,感觉也没有压物,心想,“中邪了!”

趴在高老头脊背上的人,伸长舌头舔着高老头的后耳根,乱发蒙着高老头的眼,散发出腥臭……高老头打个寒战,一股寒流从脖颈窜到脚窝……

趴在高老头脊背上的人又尖声说,“我是娘娘,背背我!”高老头慢慢镇静起来,心想,“是个臭女人,有什么了不起!”他说,“背背就背背,地,我不犁了!”那臭女人“嘎嘎”尖声笑,“背着好,背着好!”

臭女人尖声笑,惊得俩牛拉着步犁掉头折回狂奔……高老头一边抓步犁跑,一边悄悄地用鞭绳一圈一圈地把自己和臭女人缠在一起,鞭杆拖拉在地……

牛跑到插剑地方突然停下。而趴在高老头脊背上的女人却要挣扎下来。高老头冷笑道,“你下不来了!”说时迟那时快,他快步取剑,剑锋回旋,双手握剑柄顺着他的胳膊弯里猛扎去,只听 “噗嗤”一声,喷出一股臭水,女人“呜哇”惨叫一声,没有了声息……

高老头突然感到脊背沉重。他不敢久留,也不敢回头看,更不敢解腰中的鞭绳,赶着牛紧跑慢跑回到自家门口。

高老头喘着气,也不给牛卸套,声嘶力竭喊,“孩他娘,快看我背的是啥东西?”

老伴开门一看,又惊又气,“你疯啦?背块破烂土活板子回来干啥?”

高老头惊魂未消,急忙解下腰中的鞭绳,后背果真滑下一块破烂的臭棺材板子。他惊愕察看,宝剑深深地刺进棺木,剑口还流着污水。高老头恼羞成怒,拔出剑,怒目圆睁,躬着马步,颤巍巍地举起闪闪发光宝剑,“嗨”的一声,向破烂棺木板劈去,只见板分两处,一滴鲜红的血流出来……

高老头“劈鬼见滴血”的故事流传很远……

后来,高老头在他发现宝剑的乱坟地建炉铸剑。铁炉傍山临峡而立,采此神剑之灵光,取棠溪峡之水淬火,白天叮当响,晚上五里红,似金戈铁马滚滚来。一批批削铁如泥,劈鬼降妖的“棠溪宝剑”被四乡八保争相购买,悬堂奇光生辉,置枕驱鬼显威……

时空转换当下。夜幕下,纪委会议室透出奇异的亮光。据说高家后人把家传“神剑”赠送给了纪委书记。

 

 

谢改成,男,汉族,河南西平人。本科学历。中共党员。现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河南作家协会员,西平县教体局主任科员,中国新闻报社《盛世诗韵》编委会主任。2009年6月系列长篇悬案侦破小说《鬼谲》获“驻马店第五届文学艺术成果三等奖”。其中《西阳湖的鬼》在2007年《中国作家》第三期“金秋之旅”全国征文大赛中获“优秀奖”,且收录于《中国作家优秀作品集》中。 201810月,42集电视剧本《豫西迷案》,上部《柏子山计划》(18集)、下部《道中有道》(24集),被西平县宣传部推荐驻马店市“五个一工程”申报扶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