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
>
三义塚·棠溪魂(剧本)
棠溪资讯
行业新闻
棠溪影像
名人褒奖

三义塚·棠溪魂(剧本)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棠溪杯”有奖征文活动入围奖作品展示

 

    时间:战国末年 

    地点:韩国棠溪冶炉城  韩王宫廷 

    人物:督兵中郎甘将军  青年铸剑师莫叶   

    左御郎中韩福  韩王  韩太子 

    羽林卫若干  大臣若干 

第一幕

    (夜深。棠溪冶炉城火光映天。乒乒乓乓的敲击声被四周的群山回应反射,犹如一首雄浑悲壮的交响乐。自督兵大帐外走进一名英姿飒爽的羽林卫,朝端坐帐中,潜心阅读兵简的督兵中郎将施礼。) 

    羽林卫:禀报中郎将,韩王特使左御郎中驾到! 

    甘将军:这么快就到了?本将军这就出帐相迎。 

    (左御郎中韩福披挂重甲闯进大帐。) 

    韩福:甘将军那,军情如火,哪还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呀!愚兄自己就抢进来了。 

    甘将军:韩将军请上座。将军这么风风火火,一定是军情紧急了? 

    韩福:啥也别解释了,韩王就是派在下来问你督造的一千把神兵利刃怎么样了? 

    甘将军:韩王给了卑将仨月令期,这还不足一月,数千冶铁、铸剑工匠不分昼夜奋战,这才刚刚铸成三百口铁剑呀。 

    韩福:三百?三百就够了!快点把神兵装车,随我去见韩王吧。 

第二幕

    (神兵司后帐内,青年铸剑师莫叶手捧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跪在甘将军面前。) 

    莫叶:将军,莫叶襁褓之中全家三百口被阴险毒辣的韩王几近灭绝。只有一位忠仆抱我拼死逃得姓名。叶四岁习武,十岁拜铸剑大师欧冶子,苦练铸剑技艺;二十岁蒙您收留,呕心沥血十年,今日有幸铸成“寒霜”宝剑,也终于等来了报仇良机!您就答应在下前去为韩王献剑吧!莫叶为雪家仇,誓与昏王同归于尽!(莫叶说完,以头戗地,额头血流不止……) 

    甘将军:兄弟请起。到了此时,为兄也与你肝胆相见。我本魏人,韩魏唇齿相依,却势同水火。我父乃魏国使者,却被韩王无辜杀害。我打入韩国,就是为了杀韩王报父仇!你只是一名身份低微的铸剑师,即便进献宝剑,也根本不可能面见韩王。只有我前去缴旨才有接近昏王的机会。但是,那昏王内穿天蚕金丝软甲,即便这锋利无比的“寒霜”剑,我还是担心刺不穿它呀!

    莫叶:将军,欧冶子师傅曾经告诉我,一把宝剑如果嗜了铸剑师的鲜血,就会拥有灵魂,从而无往不利!莫叶愿把自己的灵魂与寒霜剑合二为一,助将军剪灭昏君!(话刚说完,莫叶举剑自刎……) 

    甘将军:兄弟!兄弟…… 

    (甘将军眼含热泪,擦干寒霜剑上的血迹,把宝剑轻轻插入剑鞘,背在身上。出了后帐。) 

第三幕

    (在韩王宫殿内,甘将军随韩福押送神兵觐见韩王。) 

    韩王:好哇!好哇!甘爱卿,你这三百件神兵可是救了韩国了!秦人凶悍,兵器优于六国。我韩国将士大多都是被秦人的青铜利刃砍断了戈矛,有力使不出。以致河西城被虎狼秦国重重围困。连三军统帅太子也身陷围城。若河西沦陷,暴秦定会杀光城中四十万军民,那样韩国也就要亡了。现在好了,秦人的青铜剑虽然锋利,硬度却不及铁剑的十分之一。我三百钢铁神兵遇上青铜剑一定是砍瓜切菜,所向披靡。本王已精选三百御林卫组成敢死营,佩戴神兵,前去杀开一条血路,救出河西城几十万军民。本王拜左御中郎将韩福为敢死营主帅,谁愿为副帅,助韩将军一臂之力? 

   (甘将军腰上悬佩的剑鞘内,寒霜剑几次弹开剑釦,欲要飞出,都被甘将军用手摁住。)

 

   甘将军:启禀我王,卑将愿随韩将军杀秦人,救韩军,救太子! 

    韩王:太好了!甘将军助本王督造三百神兵利刃,又愿身赴沙场,真乃韩国之福也。上酒!上酒!    

第四幕

    (旁白:三百死士在河西城外杀开一条血路,救出了城中被困军民。韩福战死,甘将军用寒霜剑杀死秦军副帅白燕,取其首级。甘将军携带敌帅首级,保护太子返回韩都,面见韩王。) 

    (韩王与太子相拥相抱,痛哭流涕。) 

    韩王:天佑韩国呀!我韩国有甘将军这样英勇机智的文武全才,幸甚至哉!幸甚至哉!甘爱卿,你说寡人该怎样封赏你呢? 

    甘将军:启禀我王,为国尽力是卑将的本分。卑将不求封赏。倒是这秦军副帅首级卑将要献于我王。请王上过目。 

    (甘将军打开背上的包袱,一颗头颅已经腐烂,散发着阵阵恶臭。韩王捂鼻近前细看,然后退回龙庭。) 

    韩王:好哇!好哇!我韩国勇士于万军之中取秦帅首级,威震天下,威震天下呀!众位爱卿,你们说说本王应该怎样处理这颗臭脑袋来震慑暴秦呢? 

    甘将军:王上,臣听说古代就有烹煮敌人头颅,使其永世不得超生者。咱们不如就在这王庭之上,油烹敌将首级如何? 

    韩王:如此甚好!既出了本王胸中恶气,又震慑了秦贼! 

第五幕

   (韩都王宫大殿前,一口大鼎下面烈火熊熊,鼎内滚油翻涌。甘将军站在大鼎前面大喊大叫。) 

    甘将军:王上快来看呐,这秦将的头颅被烹熟了,竟然炸开形似莲花。 

    (韩王离开龙庭,来到殿外,伸头往鼎内观瞧。说时迟,那时快,甘将军拔出寒霜宝剑,手起剑落砍下韩王头颅,头颅“噗通”一声掉进沸腾的油中。甘将军仰天长啸……) 

    甘将军:莫叶贤弟,你已亲眼看见为兄手刃恶贼!现在为兄也来陪你了!(甘将军挥剑奋力砍下自己的头颅,落入鼎中……) 

    韩太子:父王——父王—— 

    众大臣:王上——王上—— 

    (旁白:站在一旁的韩国太子及一帮文武大臣,营救不及,眼睁睁看着油锅内三颗头颅聚于一处,炸开,型若一朵盛开的莲花。原来,甘将军在返都途中已秘使心腹送来莫叶的头颅,替换了秦将的首级。三颗头颅没法分开。继承王位的韩太子只得将王父的身躯葬于韩王陵,在棠溪冶炉城外另筑坟冢,埋葬三颗头颅。名曰:三义塚。) 

(全剧终。)

 

【作者简介】高亮,笔名淮草滩。河南省新蔡县人。驻马店市作家协会会员,县政协文史研究员。创作大量诗歌,杂文、短篇小说,发表在驻马店市文联杂志《天之中》或各大文学网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