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宝剑历史
传奇故事
历史名剑
名人与剑
古今剑术
剑与风水
五福文化

纯 钧 剑

  韩非子是战国时期韩国棠溪人,公族随王室自阳翟东迁于郑,韩非先祖居郑南棠溪。韩非出生已是战国时期,他年少有志,和上蔡李斯拜师荀卿,专习帝王之术,成为我国法家代表人物。他几多驱车新郑,劝谏韩王安,变革图强,以法治政,终不得用,便深居韩堂府室,著书立说。十年寒暑,成《孤愤》、《五蠹》、《内外》、《说林》、《说难》五书,成传世巨制,为帝王治政蓝本。

  韩非子在七雄争霸中成长,在冶铁铸剑的烈焰边生活,他所居住的棠溪河畔当时有冶炉城、棠溪城、合伯城、铁炉合庄等,都是冶铁铸剑城池,韩非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他的主张是“无害人之心,则必无人害;无人害,则不备人。故曰:‘陆行不迂兕虎。’‘入军不备甲兵’……不设备而必无害,天地之道理也。”常言说有备无患,他却“不备人”也难怪,他之后死于同窗好友李斯之手。

  韩非著说之余,常到距府宅不远的孤愤台游玩散步。孤愤台东西紧接剑城,来往兵卒剑匠络绎不绝,韩非常与之攀谈,说打仗,说铸剑。有位夷叔匠师和他交游甚密,说是铸一把棠溪剑送他,会看守门户,防生人入宅。韩非说:“无害人之心,人不害人,不要不要。”后来夷叔去韩府坐,见韩非书房竹简堆垒,席地接案,夷叔匠师就想到了给韩非铸一把压简之剑,助他书文。夷叔匠师很致神,选五山上金,淬龙泉春水,已时开炉,子时休火,还以鹤液龟血浸润,九九八十一天而成。这压简剑剑圆鞘方,剑为铁,鞘为铜,剑入鞘内呈长方尺样,渗朱篆文:韩非子压简剑。夷叔匠师敬送给韩非子,韩非连连称赞,说:“铸兵之匠何知著文之心,道谢,道谢!”韩非以剑压简,奋笔疾书,往往写完一根竹简,那简册便慢慢卷翕,且伴之于嘤嘤鹤鸣,开阔辽远,心境也特别舒爽清亮。韩非听到过不少宝剑的神异之理,今天是真正体察。他知道,这鹤鸣来自压简剑浸透的鹤液,竹简卷翕又是寿龟所至。他想,剑也,不只为武,尚可为文。自此,对压简之剑倍为珍视。

  有一天韩非正在写《说难》,写着写着,仰止不住激昂之情,琅琅叫读起来。他发现,口齿清晰,喉韵清亮,而每读一字,压简宝剑便叮叮作声,锃锃闪亮。韩非子原本天生口吃,不尚言辞,也正是基于此,他不能外出游说,宣扬主张,只能以笔喉,表白内心。因为这柄压简剑,他再读起诗文,或者同反对他变革主张的棠溪公争辨事理,再也不结巴口吃。

  他备了裘衣重金去感谢夷叔匠师,人已不在世上,夷叔的徒弟告诉他,师傅过世。徒弟拿起一把长剑,上镂“韩子佩剑”四字,徒弟说:“师傅铸完这把剑,便去了,师傅让我把佩剑交付给您,还说,‘防人之心不可无’,一定要记下!”韩非泪流满面,深深感激夷叔师傅。韩非一直珍爱夷叔匠师为他铸造的两把宝剑,然而,公元前234年,韩非受召使秦的时候,他并没有记下夷叔师傅“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训教,没有佩戴宝剑。

  韩非死后,后人修筑了韩家祠堂,将韩非简书及二剑珍藏祠堂。据说,李斯想得到这两把剑,先后使人盗走三次,两把剑不知何时又回到韩家祠堂,他知道,不为我物,不得我取。这有智之器,一定会为其主人报仇。为补其过,他以丞相的身份为韩非修了墓地,即在今棠溪之阴,九女山西麓。两把韩非剑也陪藏墓中,世人屡盗,终不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