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宝剑历史
传奇故事
历史名剑
名人与剑
古今剑术
剑与风水
五福文化

干将、莫邪剑

  楚王令风胡子到吴请来了干将莫邪夫妇。

  干将、莫邪夫妇来到朝中,朝见已毕,楚王说:“寡人召你二人来此,非为别事,要命你们铸造二剑。”

  干将问:“不知大王要造何剑。”

  楚王说:“要造雌雄二剑,俱能飞起杀人。你可会造吗?”

  干将心里想:“楚王乃暴虐之君,若不允他,必不肯饶我夫妇二人。”遂奏道:“剑是会造,恐大王等不得。”

  楚王说:“却是为何?”

  干将说:“要造此剑,需三年时间,方能制成。”

  楚王说:“就限你三年了罢。”随赏赐了干将、莫邪金帛彩锻,让他们来到冥山脚下棠溪河畔造剑。

  干将夫妇来到棠溪,他们立刻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但见层峦起伏,松柏叠翠,飞瀑高挂,溪涧奔流,比江南吴越与婉柔秀媚中又多了几分阳刚雄健之美。他们勘探了这里的大大小小山岭和溪流,找到了蕴量丰富可供冶锻的优质铁矿和淬火特坚利的龙泉棠溪之水。于是选择吉日,拜祭天地,采五山之精铁,取六合之金英,聚炭如丘,使童男童女三百人,装炭鼓橐,开始了正式冶铁铸剑工作。这样一直忙活了三年时间,精铁金英始终不化,无法锻打宝剑。莫邪问干将:“时已三年,铁汁不下,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干将说:“过去我的老师铸剑时因铁汁不化,夫妻俱入炉中,结果剑成。今我冶铸不成,是否炉神也要我们向老师学习?”莫邪说:“老师能冶炼自身乃成宝物,我们为何不能效仿呢?“于是莫邪沐浴已毕,断发剪爪,立于炉旁,使男女复鼓橐,炭火熊熊,莫邪窜入炉中。刹那间炉内精铁金英融化,铁汁奔泄而出,经过九九八十一遍锻打成为二剑。先成者为阳,即名“干将”,后成者为阴,即名“莫邪”,阳用龟文作剑铭,阴用浸理作记号。干将知道铸剑延误了时间,楚王必杀自己无疑。心想:“反正总是一死,不如只献雄剑,将雌剑留下,以待日后报仇。”想到这里,他将自己不满一岁的儿子赤鼻交给了山中的一位友人。友人姓钟名离,已110岁年纪,此人鹤发童颜,身板硬朗,是跑马岭一带有名的乐善好施的老寿星。干将把自己的心里话向老寿星讲述一遍,并告诉钟离:“剑在南山下,掘木听龙吟”。说罢,跪地对钟离拜了三拜,背起雌剑上了王城。

  楚王听说干将前来献剑,便率领文武大臣到校场试剑。武士们将雌剑抛了几抛,就是飞不起来。楚王大怒:“让寡人空等三年,立刻绑了斩首!”

  干将被杀的凶信传到棠溪后,钟离老人暗暗悲伤。但是不敢痛哭失声,怕走漏匿藏干将儿子的风声,耽误了以后复仇的大事。钟离老人当爹当妈,用心抚养赤鼻。赤鼻叫钟离爷爷。二人相依为命。当赤鼻长到12岁时,忽然问钟离:“爷爷,全家只咱爷孙二人,怎不见我的父亲、母亲呢?”钟离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痛,老泪纵横,向赤鼻讲述了干将莫邪铸剑,干将被杀,托付赤鼻长大报仇的前后经过。,赤鼻听后,“哇”的一声哭昏了过去。慌得钟离老人呼唤良久,赤鼻才苏醒过来,咬牙切齿地说:“不杀楚王,枉为人子!我一定为父母报仇!”

  夜幕降临时,钟离、赤鼻掂掘拿锹来到南山脚下,挖呀挖,挖到半夜时分,也没见雄剑的下落。钟离心想:“南山离干将夫妇住处十里之遥,他能把雄剑埋到这里么?莫非在住房的南山脚前。”他同赤鼻来到干将莫邪的宅院里,在南山墙一尺距离的地方挖掘起来。挖有五尺深见一石板。搬开石板又挖了一尺,撅头碰到了一截朽木。并听到有啸吟之声。钟离一阵高兴,说:“这不正应了‘剑在南山下,掘木听龙吟’了吗。”赤鼻抛下铁锹,用双手仔细地扒开松土,木头原来是藏剑的剑匣,因为年长日久,已经腐朽。他将剑匣从土中取出,一柄青光闪闪的宝剑“当啷啷”掉在了身旁的石板上。

  第二天一早,赤鼻打好行李,裹好宝剑,辞别了钟离爷爷,大步流星向王城奔去。他同挑担卖菜的人们一同混入城里时,大街小巷已经是熙熙攘攘热热闹闹了。他径直顺着大街向前走,一个小孩子突然跑过来,几乎碰着他背上的剑尖,使他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转向北方,离王宫不远的街道上,发现人们挤得密密麻麻,不少人还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向前面看着什么。他怕背上的雄剑伤了人,不敢挤进去。然而,人们却又在背后拥上来,想退也退不出去。忽然,前面的人都陆续跪了下来,远远地有两匹马跑过来,此后是拿着棍棒、刀矛、弓箭、旌旗的人,走得满街灰尘滚滚。又来了一辆四匹马拉的大车,上面坐着一队人,有的打锣击鼓,有的嘴上吹着各种各样的乐器。此后,又是车,里面的人都穿着彩色衣服,不是老头子,就是矮胖子,个个油光满面。接着又是拿着枪刀剑戟的骑着马的队伍。跪着的人都脸颊附地,不敢向上正视一眼。赤鼻看见,一辆打着大黄伞的华丽大车驶过来,正中坐着一位穿着十分鲜艳的大胖子,花白胡子,小脑袋,大眼睛,腰间依稀看见佩着和他背上一样的宝剑。

  赤鼻只觉全身一热,一瞬间,像是烈火般焚烧起来。他一面伸手抓背上的剑柄,一面提着脚,从伏着的人们的脖子的空僚处跨过。但他只走了五、六步,便觉得谁在背后突然抓住了他的脚脖子,接着一用力,向下一拽,他就跌倒在跪着的人们中间。他心中纳闷,再看路上,不但打黄伞的车过去了,连列队的兵士们也走远了。他胸中一股无名怒火升起,想找拽他的人发作。跪着的人一个个拍打拍打膝盖上的尘土相继走开了。“自己没有亲眼看见,找谁去算账呢?算了吧!”他向西走着,心里想:“城市中这么热闹,刺杀不容易得手,还不如在城外等楚王回来,那地方地旷人稀,便于施展本领。”他走出城外,坐在一棵大柳树下等候。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赶集买货的人们一个个出城回家去了。人迹绝了许久之后,忽然从城里闪出一个黑衣人来。黑须黑脸黑眼睛,黑鞋黑帽黑衣服,来到赤鼻跟前说:“走罢赤鼻,楚王要捉拿你。”

  赤鼻浑身一颤,着了魔似的,立刻跟着他走,后来是飞奔。等站立了喘息之时,才明白已经到了松树林边。“你怎么认识我?”他问黑衣人。

  黑衣人说:“我当然认识你,你背上背的是雄剑,你要替父亲干将报仇。楚王前呼后拥,你根本无法到他跟前。你不但报不了仇,楚王派探子已探明了你的一切,他们早从东门回宫了,正四面八张贴告示,通辑捉拿你哩。”

  赤鼻大哭起来,哭得喉咙沙哑,眼中出血,他问黑衣人:“难道报仇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黑衣人说:“有,看你舍得不舍得。”赤鼻说:“只要能报仇,什么我都舍得。”黑衣人说:“要你两样东西,一是背上的剑,二是你的头。”赤鼻虽然有些狐疑,但并不吃惊,他一时开不得口。“你不要疑心我想骗你的性命和宝贝,”黑衣人威严地说:“这事全由你拿主意,你信我我便去。你不信,我就走。”赤鼻“扑嗵”向着黑衣人跪了下来,叩了三个头,站起身来说:“报仇的事情就托付给恩人了。”举手从脊背上抽出雄剑,从后颈窝向前一削,头颅坠在地面上,将剑交给了黑衣人。之后,无首的身躯才慢慢地倒了下去。此时夜已悄悄退去。东方一天红霞,象赤鼻的鲜血染过似的。黑衣人用黑布包好赤鼻的头颅,背上宝剑,一阵飞奔,来到王城的东门外。他伸手扯下通辑赤鼻的布告,大哭三声,又大笑三声。军士报进朝中,楚王差官出来查问。黑衣人说:“笑三声者笑世人不识我宝,哭三声者,哭空负此宝,不遇视者。我一来献干将雄剑,二者献长生不老之丹。”差官回奏楚王,楚王说:“宣他进来。”黑衣人进入朝中,取出赤鼻的头来。楚王说:“哪不是一个小孩子的头吗?何为长生不老丹?”黑衣人说:“可取油锅一只,把头放入,油滚一刻,此头愈觉齿白唇红;翦之二刻,口眼皆动;煎之三刻,拿出供在案上,能叫出满朝文武的姓名;煎四刻,人头上长出荷叶,开出花来,五刻工夫结成莲房;六刻结成莲子,吃一颗可活120岁,多吃便长生不老。”楚王命左右取出油锅,照黑衣人的话行事。果然六刻工夫,结成莲子,满朝文武无不喝彩。黑衣人请楚王采服长生不老丹。楚王下殿,刚走到油锅跟前,不防黑衣人拔出雄剑,一剑将楚王的头砍落锅内。众臣见了,来捉黑衣人。黑衣人也自刎其头于油锅内。众臣连忙捞起来,三个一样的光头,不知哪一个是楚王的,只有将三头用绳穿了,连同楚王的尸身掩埋在一起。后人称之为“三王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