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宝剑历史
传奇故事
历史名剑
名人与剑
古今剑术
剑与风水
五福文化

斩蛇剑传说

  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的故事,惊心动魄,发人豪情,经过司马迁的大笔渲染,一直流传下来。至今那把斩蛇剑,《史记索隐》里只说其长七尺,一云三尺。其实这是一把神剑,佩之三尺,用之七尺。关于这把剑的来历,还有一段曲折生动的传说呢。

  话说秦王赢政十九年,也就是公元前228年,时属战国末期,这年发生过荆轲刺秦王的大事。受尽赢政凌辱的燕太子丹,在燕境易水之滨摆下酒宴,率领一群身穿白衣头戴白帽的人为荆轲送行。此时此刻荆轲心情激荡,思绪万千。他想到把自己推荐给太子丹的田光,为促使太子丹对自己的信任而自杀。他想到太子丹对自己的万分敬重,超乎寻常地满足自己的一切愿望。比如一次在王宫花园的池塘边玩耍,看见池中有青蛙,就拿瓦片去砸,刚说一句瓦片太轻,太子丹已命人端来满盘金块,一直扔到胳膊发酸。又如曾和太子丹同坐辆千里马拉的车出外兜风,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听说千里马的肝挺好吃,当日晚餐的饭桌上就出现了一味油烹千里马肝。又如在一场音乐演奏会上,看见弹琴女子的双手实在漂亮,便禁不住多看了几眼,会散回房,已有人用玉盘盛着一双粉白的手送到床前。他又想到樊於期是秦王政的仇人,避难逃到燕国,荆轲想借用他的头换取接近秦王的机会。刚把这个意思向樊於期说出,樊就一手举剑,一手提发,把自己的头砍下,尸体还立而不仆……,想到这一切,荆轲自觉有一团热气从丹田冒出,在胸中翻腾上冲发际,头发都根根竖立起来。禁不住引吭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于是飞身上车,疾驰而去。

  荆轲刺秦王的经过与结果,史书上记述得清楚明白。只因荆柯用的是不足一尺的匕首,而秦王用的是天下第一剑的棠溪宝剑,荆轲不能接近秦王,秦王却能远击荆柯 。荆轲绝命之时仰天大叫:“死后化作七尺剑,定斩暴秦除凶顽!”随着叫声,从其口中冲出一股白气,飞至蓝天,化成一道白虹缓缓向东南方向移动,徐徐落入棠溪河岸边的一座冶铁炉中。此炉无火自燃,不加矿石而自流铁水。铁水流入棠溪,化而为剑。说也奇怪,此剑远观则有,近视却无,引得周围村民纷纷前来观赏这且按下不表。

  却说陈涉起义之后,天下大乱。有位逃难者吕公能上观天文,下相人面。他见自己所生女儿吕雉,有大贵之相,就决心找一位贵人作婿。他夜观天象,见原来的韩国境内有紫气冲天,便领着一家人走近新郑去访阳翟,于路上听说棠溪河中的奇事,便到河边搭一草庵居住下来,有一天适逢甲子,吕雉于三更半夜河边无人之际到棠溪去沐浴,忽然看到这把宝剑在水中舞动起来,舞来舞去,最后刷地一声直插到自己面前,足有七尺长。她拍拍剑身说:“这么长不好佩呀。三尺长才好。”说罢只觉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看时,剑只有三尺长了,便欢欢喜喜拿回庵中,告诉父亲,父亲让她好好保存。吕公走出庵外再看天象,紫气不见了,便领一家人向东而去,寻找他的老相识——沛县县令去了。

  吕公一家到了沛县,受到县令的热情接待,被安顿在县衙内宅之中。县令见吕雉年龄已老大不小,便问她婚配与否。吕公笑道:“此女不爱女红,只爱读书;不爱插金戴玉,只爱一柄古剑,坐卧不离身,如今尚未婚配。”县令道:“这可是位奇女,应当配一奇男。这样吧,我让佐吏肖何传下话去,就说县令要宴请贵客,请所有与县令相识者作陪。届时可让令爱立于屏风之后,从众多宾客中挑选如意郎君。”到了宴客那天,肖何在县衙大门口设一桌案收受贺礼,并宣布贺钱足千者坐堂上,不足千者坐堂下。游手好闲的刘邦素来不把官员放在眼里,想开他们的玩笑,便找来一块空白手版,写上“刘邦贺万钱”五个大字,往肖何面前一扔,便大摇大摆往堂上走,一屁股坐在上位。恰在这时,吕雉忽听到所佩剑嘤嘤作响,倏地从鞘中自动跃出半尺多长。吕雉示意其父,要他注意刚到之人。刘邦大喝猛吃一阵之后,身上发热,便解开上衣,撩起下裳,吕公一眼瞥见刘邦左大腿上整齐排列七十二颗黑痣,这可是大贵特贵之相。于是在宴饮之后,把刘邦留下来。经与女儿商议,请县令作媒完成了吕雉与刘邦的婚事。那把荆柯死后化成的棠溪剑作为定情物,刘邦一直珍爱地佩在身上。

  过了一段时间,沛县押送一批罪犯到咸阳服劳役,县令招请刘邦做押送官。刘邦是个酒鬼常喝得醉醺醺地。罪犯便乘机逃跑。走到丰西大泽中时,已逃跑大半。刘邦心想:像这样个跑法,到咸阳就剩下我自己了,岂不白去送死?于是买好多酒和罪犯尽情痛饮。饮毕,对大家说:“你们都跑吧,我也有家归不得,从此要浪迹天涯了。”有十几个彪形大汉,表示坚决跟着刘邦走。刘邦决定趁着夜色潜入大泽深山中去,并指派一人到前边探路,很快探路的人气喘吁吁地跑回去了,说前边路上横着一条不见头尾的白色蟒,没法通过。刘邦闻听哈哈大笑道:“大丈夫岂能怕蛇?”提起宝剑走在前面,那十几个紧紧相随,走不到一里地,忽觉得刺鼻腥风扑面而来,抬眼一望,那白蛇正盘居路中翘首以待。刘邦等尚未走到它跟前,那蛇便暴怒起来。头一举如盘石升空,口一张似黑洞无底。两眼如鸡卵,发出幽幽绿光,一舌似火苗,搅动烈焰升腾。蛇身飞速起伏,经过处尘扬土起;蛇尾左扭右摆,扫到处草飞树折。转瞬间那蛇已把刘邦等圈了起来,血盆大口直对刘邦吞去。刘邦大叫一声“不好”,挺剑欲砍,怎奈只三尺,奈何不得那胸径五尺的蟒蛇。急得他手握剑柄直喊:“你怎么不长些,长些?”喊声未落,只听见手中剑发出虎啸龙吟之声,陡然增至七尺。那蛇听到此声,先是索索发抖,接着便僵直不动。刘邦手起剑落,把白蛇劈为两段,鲜血像河水决堤那样涌了出来。刘邦收剑看时,剑上未沾一点儿蛇血,又恢复到三尺的长度。便招呼大伙匆匆离去。

  走至天色将明,坐在路边歇息,只见后来来了一人。那人说:“我来的路上见有一老婆儿在哭,问他哭什么,她说她的儿子白帝子,被赤帝子杀了。”刘邦听了心中一动,回想起岳父吕公所言:秦居中原西方,西方属金,其色以白为上,把白帝奉为保护神。火能克金,南方属火,其色以赤为上,将业代秦者一定是生于南方的赤帝子化身。我莫非就是赤帝子么?想到这里便大声向同伙宣布:“我们不能藏在大泽里做强盗,要举起义旗反对暴秦!”,大家齐声赞成,一支反秦的队伍就这样式拉起来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