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400-108-316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30 - 17:30

Copyright©2017  河南棠溪宝剑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703725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721020001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
>
>
浅说古代剑身的发展变化(二)
宝剑历史
传奇故事
历史名剑
名人与剑
古今剑术
剑与风水
五福文化

浅说古代剑身的发展变化(二)

  二、鼎盛时期的古剑

  春秋战国时期,风云际会,战火不断,中国铜剑的铸造技术趋于成熟,铜剑的发展趋于兴盛。

  1965年在湖北江陵望山1号楚墓中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属于春秋晚期的越国青铜器。越王勾践剑,制作极其精美。剑长55.7厘米,剑身长45.6厘米,柄长8.4厘米,剑宽4.6厘米,剑首外翻卷成圆箍形,内铸有间隔只有0.2毫米的11道同心圆,剑身上布满了规则的黑色菱形暗格花纹,剑格正面镶有蓝色玻璃,背面镶有绿松石。靠近剑格的地方有两行鸟篆铭文,共8个字:“越王勾践,自作用剑”。

图为 藏于湖北省博物馆的越王勾践剑

  此剑虽然距今已有2000多年,但保存非常完好,毫无锈蚀,闪烁着炫目的青光,刃薄而锋利,20多层的复印纸,剑从中间“唰”一声一划全破。

  春秋晚期至战国可说是铜剑最发达的时期,除个别地区的剑反映了地域或民族风格外,形制上一般都开始定型。春秋晚期的铜剑,绝大部分都有剑首,并普遍出现了剑格,但具剑箍的还较少。长度一般都要在40~50厘米以上。有名的越王勾践剑、吴王夫差剑、吴王光剑等等,都是这时期的重要作品。这些宝剑制作精美,表现了卓越的制作工艺。东周青铜剑,以吴国、越国的最为上乘,《周礼•考工记》载:“吴越之金锡,此材之美者也”。

  此时,钢铁制的兵器也登上了舞台,或许对于青铜兵器的锻冶技术已累积了足够的知识,又或许折叠钢的技术本来就承袭自打造青铜兵器的经验,无论如何,这个时期的钢铁兵器,其水准的确领先了世界一大截。这一时期,棠溪、南阳、邯郸和临淄,成为著名的四大冶铁中心,且四大中心里只有棠溪首创了铁剑的铸造和生产,成为韩国重要的兵器制造基地。著名的铸剑大师如:欧冶子、干将等人,铸就一批千古名剑。享誉天下的棠溪、墨阳、合伯、邓师、宛冯、龙泉、太阿、莫邪、干将十大名剑皆出自西平棠溪。即使实物不存,它们的赫赫威名仍令我们心驰神往。

  战国后期的秦国已经是青铜剑、铁剑并用,同时剑的型制也有变化,长度曾加到100厘米左右,剑身狭长,表面经过仔细地研磨,并有一层铬盐氧化物,显现着乌黑的光泽,能防蚀防锈,陕西秦墓出土的诸多长剑几乎有如新制。

  中国燕下都遗址出土的战国中、晚期铁器,数量较多。1965年发掘的44号墓,是一座从葬坑,出土的铁兵器具有代表性,其中剑15件,完整或基本完整的共8件,形制无显著区别,长73.2~100.4厘米不等。12号剑最长,长100.4厘米;59号剑除锋略残外,保存最佳,长99.5厘米,青铜质剑首作□叭形,剑格为四棱形,首径4.2厘米,格宽5.5厘米。经鉴定的5件兵器表明,是块炼法制成的纯铁或钢制品。当时块炼法已流行,用此法得到的海绵铁,经过增碳制作,做出高碳钢的剑、戟等兵器,再经过当时已广泛使用的淬火技术,使这些兵器刃部更加坚硬锋利。它们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淬火兵器,为中国古代冶金史提供了用块炼渗碳钢经过反复锻打、折叠以提高性能的最早证据。

  秦俑坑出土的剑比春秋时代的吴越王剑晚了近二百年,两者最大的不同在於长度。春秋以前的剑很短,只有10~30厘米长,春秋时的剑在50~70厘米左右,而秦陵完整的九把剑,最长的达94.4厘米,最短的也有81厘米。这反映了剑的功能从主要以显示身份的象征物向战场上实用兵器方向发展。

  秦剑有个不引人注意的特点:在设计上不仅长,而且薄、窄,状如柳叶,特别是剑身不完全平直,在离剑头6厘米的地方有“束腰”,即呈弧形内收,从而增加了穿刺的速度和力量。

  另外,秦剑全是铸造成型,然后进行锉磨。锉磨之后,采用抛光工艺,使剑身光亮平整,没有沙眼。经测试,光洁度高达九至十花。2200年前的加工技术能达到这么高的水平,令人惊异。

  中国古剑工艺最高水准,在史料上有详细记录的,是东汉时代出现的“百炼钢”。百炼,则是反复加热、折叠锻打一百次,使得杂质尽出,最后锻造出最精纯的钢。可惜这样的技术太费工,动辄耗费数年,才得神兵三五把。到了唐末“安史之乱”,社会大乱,十室九空,百炼钢的技术就逐渐失传了。

  汉剑最大的变化有两点:钢铁剑彻底取代了青铜剑;剑体日益窄长且剑锋更尖锐。汉代的剑经历了由防身自卫武器到近战格斗兵器的转变,从而实战功能提升,成为一种重要的格斗武器。而且较之前代,汉剑多为钢铁剑,其延伸性强,故长度增加,剑体变窄。中国剑历来讲究平直端正,在传统意识里,不但人要行止端正,连剑也要端端正正。汉剑身挺直,剑刃由两度弧曲而伸,入鞘则朴实无华,出鞘则锋芒毕露。汉剑可以说非常准确的代表了中国儒家文化的温良谦恭让和外圆内方的风格。而其中所蕴涵的“藏”与“显”都是这种精髓所在。

  上海博物馆内保存的一把品相极其完美的西汉玉具剑,目测此剑通长超过100厘米,剑身仅轻微锈蚀,表面包浆圆熟。剑茎扁平,宽度约为剑刃的一半,足够支撑大力劈杀而不至于断裂,剑鞘契合牢固,本身完美无缺。更加难得的是原件剑鞘也是基本保存下来。此剑是典型的中原钢铁剑,造型修长,剑刃犀利,装饰古雅。根据玉具的纹饰和剑身的造型等特点分析,应该为西汉早期中原贵族佩饰剑。

上海博物馆玉装剑

  通过对从河北省满城陵山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土佩剑、钢剑和错金书刀的金相检查,表明当时这些钢件的质量比燕下都的出土品有很大提高,主要表现在减少了含碳不均匀的分层现象,夹杂物的尺寸和数量也有所减少,因此钢的组织致密,成份均匀。同时刘胜墓中出土的佩剑和书刀的刃部还采用了局部淬火的技术,使刃部坚硬锋利。应用刃部局部淬火制成的钢刀,刀刃坚硬而脊背较柔韧,刚柔结合,锋利而不易脆折,不但增强了兵器的杀伤力,而且降低了折损率,因而使格斗兵器的杀伤效能提高,从整体讲增强了军队的战斗力。美中不足的是以块炼铁反复加热渗碳锻打的工艺,是十分艰巨的劳动,真是所谓“千锤百炼”,费时费工。

  2012年11月16日,位于凤翔县范家寨镇双冢村的一座距今近2000年的东汉古墓被发掘。出土的三把长短剑都是单边开刃,和后期的双刃剑不同,单刃剑因为背厚坚固,锋长更善于劈砍,具有近战格斗实用性。

  根据出土长约112厘米的长剑判断,应该是骑兵格斗的佩剑,出土的长剑两把剑超过100厘米,此长度如果佩挂在身高180厘米的人腰上,也会剑鞘拖地,所以这种长剑不是日常佩戴的。而出土的长约50厘米的短剑,更适合将士腰间佩戴,用于近身防卫。

  汉代的钢铁剑形制多承东周至先秦青铜剑制,狭刃长身,扁茎折肩。横切面早期多为八面和六面,即八面汉剑和四面汉剑,后逐步简化为四面。短剑长50~70厘米左右,剑身稍阔,剑脊略薄,刺削并重,多饰以铜格。长剑全长80~110厘米左右,剑茎约在20厘米左右,刃宽3.5~4厘米左右,大多3.7厘米或3.6厘米,一般来说剑刃是由宽变窄在靠近剑尖部分有明显收腰,刃厚度一般在0.8厘米左右。相对狭身厚脊,重击刺,可双手握大力劈斩。超长剑全长110~140厘米左右,少数达到160厘米,收腰明显;基本为双手持握,多饰玉具,少部分饰金银,多为王侯显贵的佩饰之物。

  (未完待续. 文\赵建伟)